收藏本页 网站导航

山城重庆现帅气“喂奶哥”

2012/7/24 来源:大众医药网

山城重庆现帅气“喂奶哥”
重医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郭松领慢慢地给孩子喂奶,眼神充满爱怜

  其实这不是传说,这个有名的“喂奶哥”,就在山城重庆。

  最爱喂奶 他不只是一个孩子的“奶爸”

  7月,夏日重庆,街上的行人不多。来渝近10年,28岁的北方汉子郭松领已经适应山城气候。在距离重医附属儿童医院20分钟车程的一个小区,他俯身亲吻女儿小乖,与老婆和丈母娘道过别,带上房门,匆匆赶往医院。

  中午1时,距离探病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重医附属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外,已经坐着几位抱着各种婴儿用品的家长。打开玻璃门,郭松领递给华龙网记者一双鞋套、一件白大褂:“今天中午不休息,有个小孩中毒了,我要一直守在旁边。”

  走到一张病床前,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孩正睡在床上。突然,隔壁床的小孩眉头紧皱,一双小手抓来抓去,“是不是饿了?想不想吃奶奶?”郭松领摸了摸孩子额头,熟练地将手臂垫在婴儿颈下,拿过奶瓶,试了试瓶身温度。抽出一张纸巾,铺在孩子胸前。

  “牛奶温度不能超过45度,一般保持在39度到41度,为了防止倒流引起窒息,还要将孩子背部托起大概30度。”郭松领一边说着要领,一边将奶嘴递给婴儿。整个过程都很安静,郭松领慢慢地给孩子喂奶,一双眼睛温柔地看着婴儿,眼神充满爱怜。吃完奶,他轻轻抚拍两下婴儿。

  “上班最喜欢给小孩喂奶,只要有时间我都会亲自上阵。”说到这里,郭松领忍不住笑了,一脸温柔,“‘喂奶哥’其实是对我工作的一种肯定,我的女儿就刚满月,我喜欢婴儿,喜欢给他们喂奶。”

  照顾婴儿 丈母娘也要请教“喂奶哥”

  “奶哥,今天加班不?出来聚一下嘛。”休息时,郭松领接到另一家医院护士同行的电话,他只好婉拒:“晚上回家还要照顾女儿,改日聚。”

  最温柔的时光,莫过于回家了。而在家中,“喂奶哥”可没闲着,甚至连丈母娘也会请教他。新生婴儿吃奶容易吐,“喂奶哥”的女儿也不例外。

  “我有一周产假,幺儿是剖腹产,孩子外婆第一次给她喂奶时,还是喂吐了。”郭松领回忆,那天是6月7日下午,孩子外婆没有掌握好喂奶速度与技巧,女儿小乖吐了一身。

  “小郭,小乖怎么吐了?”丈母娘将孩子递给郭松领,他轻轻抱着女儿,安慰了一番,并托高背部重新喂奶。不过这次速度很慢,他小心地根据孩子反应调整速度,“新生儿喂奶容易吐,一定要慢慢喂,而且还要把孩子托高一点点。如果呕吐严重会引起窒息,一定要小心。”

  面对粉嫩的女儿,郭松领怎么也看不够,照顾她成为最大乐事。而这份爱里,还夹杂着许多不舍:“为了上好班,我们必须保证充足休息,这一个月来多亏了孩子外婆照顾女儿与妻子。”对丈母娘,郭松领心怀感激。

  将生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是最大的成就感

  印象中粗枝大叶的北方男儿,为何会选择这样一份细腻工作?“喂奶哥”郭松领说,最开始并不想做护士,再加上家人反对,甚至萌生复读一年再考的想法。不过,爷爷却支持他:“谁说男儿只能当医生,救死扶伤,医生和护士谁都不能少!”在爷爷的鼓励下,他选择了护士行业,一干5年。

  为了掌握喂奶技巧,郭松领没少下功夫。面对新生儿,他曾经手忙脚乱:“婴儿哭闹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只得一个个排查原因,这份工作要靠细心与经验积累。”跟着师傅学了一个多月,了解配奶、水温、抱姿等知识,平时还向护工阿姨请教,经过一段时间训练,他终于学会喂奶了。

  其实,“喂奶哥”除了给孩子喂奶,许多时候是在抢救病人。最令他难忘的一次,是在2010年春天,一个夜班。

  “凌晨3点多,从急诊科收了一名患手足口病的孩子,9个月大,当时心跳已经停了。”郭松领回忆,三四个护士配合两名医生,开始抢救孩子。经过30多分钟抢救,孩子依然没有心跳,“一般来说,如果30多分钟还是这样,救活几率就很小了。”

  郭松领说,面对生命,他们没有放弃。又过了10多分钟,孩子的血压慢慢升上来,这就意味着,抢救成功了。“那一刻,每一个人都很高兴,将生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是最大的成就感。”

  2012年是郭松领做护士的第5个年头,他说自己身上有了一种使命感。身处山城,除了家人与朋友给予的快乐外,在郭松领心中,这份工作也让他找到了幸福。(来源:人民网)

>> 如果觉得本文内容不错,为方便下次查找和浏览点击分享到:
特别声明: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请选择正规医疗机构

Copyright © 2000-2018 www.51q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706303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25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广告合作:0755-83181717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粤)-经营性-2006-0009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粤卫网审字(2006)第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