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如何抓住“生物医药热”来提升整个产业

来源: | 2020-11-21 15:17:17 | 人气:

导读:回顾我国创新药的发展,早在2000年后,中国就有了快速跟进类的企业,贝达药业、微芯生物就诞生于其中。2010年后,PD-1单个靶点带火了整个产业,并且成就了百济神州、信达、君实等第二


回顾我国创新药的发展,早在2000年后,中国就有了快速跟进类的企业,贝达药业、微芯生物就诞生于其中。2010年后,PD-1单个靶点带火了整个产业,并且成就了百济神州、信达、君实等第二波企业的成功。

我国生物医药产业虽然出现过几次热潮,但一直处于追赶状态中。

一位在国内投资超过数十家生物医药企业的投资人表示:“我国制药行业大而不强,药品质量差异较大,不仅创新药甚少,且仿制药也难以达到“高仿”水平。患者对高质量仿制药的需求与现行药品可及性和可负担性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目前我国进入临床研究的创新药物多为国外已知靶点和先导化合物的跟踪性创新药物,究其原因,一方面我国新药创制的基础研究积累相对薄弱,对应用基础研究布局不足,新靶点、新机制和新方法等基础研究成果缺乏; 另一方面,也缺乏新药成果导向的串联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

一直以来,资金和人才持续投入不够、不重视基础研究、缺少前瞻性思维和战略眼光,这三点都严重制约了我国的生物医药行业发展。

如何提升,上述投资人认为,生物医药行业和同样热火朝天的芯片行业不同,生物制药行业需要加强合作、百花齐放。通过国际合作,引导医药企业积极应对和参与国际竞争,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不断提升国内企业新药创制的能力和水平。

他补充道:“国际合作的其中一种主要形式就是授权引进(License-in)。不过该模式的前提是引进方要具有与全球顶尖药企匹配的临床推进能力和顶尖的临床人才,才能将同类首创或者同类最佳的药物应用于中国患者。”

曾经license-in模式也是国内生物医药企业发展中一种不错的商业模式,但如今license-in的价格被抬高,license-in成为一种稍贵的模式。

License-in和跟随创新虽然不是最性感的故事,但是对于我国生物医药产业创新来说是一种“捷径”。

国内的创新药很难复制美国biotech成长的模式,但有机会重演日本制药在过去二十年高速发展的成长路径。

日本的药企大多是抓住了上世纪80年代创新药突破这一千载难逢机遇,依靠跟随式创新(Follow-on)这一策略发家,缩小了与世界顶尖药企的差距。

日本制药企业在上世纪70年代以仿制药起家,由于彼时日本药企自身研发基础仍然薄弱,难以实现First-in-class的突破,所以大部分药企采取跟随式创新(Follow-on)的策略。

日本药企能够高速发展,弯道超车,离不开全球70年代开始的创新药研发爆发期,日本坐享了欧美50年代-70年代十几年的基础理论红利,节省了时间、经济成本。欧美重磅创新药物上市之后,日本药企往往在几年之内,就能上市同一靶点的跟随式创新药物,伴随日本药企自身技术的积累,在90 年代之后上市的兰索拉唑、坎地沙坦酯等创新药在副作用等方面较原研药品有相对优势,完成了从 me-too 向 me-better 药物的转型。

风物长宜放眼量,完整的创新药研发周期可持续 40-50 年,可以分为技术积累期、研发突破期、销售黄金期和衰退期。国内的药企如果能够抓住研发突破期,就有望成为伟大的创新药企。

我们正处于新一轮创新药周期的研发突破期,把握这段投资机会,就要复制日本在 80 年代、90 年代的跟随式创新。


相关推荐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