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来源: | 2021-10-12 17:13:06 | 人气:

导读:中国产业园区多如牛毛,大大小小两千多个,仅国家级的就有300多个。真正做出了特色的并不多。上海张江特色鲜明,尤其生物医药是其主打王牌。因为生物医药具有高投入、高附加值、

中国产业园区多如牛毛,大大小小两千多个,仅国家级的就有300多个。真正做出了特色的并不多。上海张江特色鲜明,尤其生物医药是其主打王牌。因为生物医药具有高投入、高附加值、高智力因素的特殊属性,所以天然喜好向大城市、向高素质人群聚集的大都市集中。


上海张江如今已经成为研发资源集聚、创新成果涌现、新药新技术不断突破的中国标志性科技园区,形成比较完善的生物医药产业集群。


张江在这个领域崛起的时间不过20多年。从CRO研发外包,到自主创新萌芽,再到全面开启原研药创新,张江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路径颇值得玩味。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01

从0到1“突破”:打好基础,蓄势待发


不能脱离政治背景空谈经济。政府不仅仅创造经济发展环境,也是经济建设的参与者和推动者,甚至也是经济发展的主体之一。


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视察浦东时指出,浦东开发虽然比深圳晚,但是可以后来居上。一时间东方风来满眼春,上海市政府在1992年7月提前启动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建设。


产业园区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公共产品范畴。日本筑波,印度班加罗尔,韩国大德等都是由政府主导规划建设的产业园区,与张江具有很多相似性。


世界三大制药公司之一的瑞士罗氏制药计划抢占中国维生素泡腾片市场,来到上海选址建厂。外方代表威廉·凯洛第一次来到张江,眼前一片农田风光,水、电、气、通讯一概没有,远处的东方明珠塔才刚刚冒出一个球。罗氏制药提出,半年里建厂地块要实现“三通一平”,只签意向书,不给一分钱。


上海市政府做出了承诺也展示了决心,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花了很大代价,当年年底张江园区第一条城市快速干道龙东大道即正式通车。张江成功迎来了第一家世界500强外资企业。


1994年,上海市政府明确提出在张江建设中国“药谷”。


这看起来似乎妙手偶得,实际上背后有深刻的产业背景。上海是中国现代医药产业的发源地,在上世纪90年代上海医药产业稳居全国“领头羊”的地位。


深厚的产业背景,浦东开发释放的政策红利,中国内地市场的巨大潜力,使得罗氏制药选择了上海,选择了浦东,选择了张江。如果说上海是一只早起的鸟儿,浦东和张江就是它展翅欲飞的翅膀。


张江药谷的历史从此开启。1996年,科技部、中国科学院、卫生部、药监局和上海市政府五方共建张江“上海国家生物医药产业基地”。在国家层面,张江在生物医药领域再获支持,此后国家重大生物医药项目均优先在张江落地。


经过近7年的发展,张江在生物医药方面初步形成了一个产业群体(引进了16家中外生物医药企业)、研发机构(一所七中心)和创业企业(聚集和发展了一大批小型科技企业)的格局。上海的产业政策也多向小企业倾斜,激励了更多创新型中小企业向张江集聚。这种产学研结合的尝试,当时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在1992-1998年间,张江处于打基础阶段,发展速度比较慢。在这个阶段,上海做对了什么?


1、 上海花了很大力气,付出很大代价将罗氏制药这样的跨国药企巨头引进来。在和国内其他城市的竞争中,取得暂时领先优势。


2、 上海产业定位明确,从1994年起即将医药产业作为重点产业来推动。


02

从1到10“聚焦”:在国际产业发展大潮中借力


作为和西方打交道最多的中国城市,上海的发展思路向来不是只盯住眼前的一亩三分地,甚至也不局限于国内和长三角,上海善于利用全球资源发展武装自己。


工业技术曾经改变整个世界的面貌,生物科学则改造人类生命本身。伴随着DNA重组和克隆等生物科技的革命性进展,美国率先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了生物制药的产业化进程。


生物药不仅可以实现个性化精准医疗并且疗效显著,且由于工艺复杂、产业门槛高,企业利润空间有保证,所以发达国家的药企巨头均动力十足的杀入这个“日不落”产业。


认识到这个产业的巨大发展前景,很多国家遂将生物技术产业列为重点支持产业。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国外高级医药研发人员的月薪是2万多美金,而国内研究人员的月薪普遍低于1万元人民币,国内国外人工成本差距巨大。伴随着中国也踏上了全球化列车,从90年代开始,欧美等地区的跨国药企巨头开始选择向中国、印度等研发成本较低且科研能力迅速提升的发展中国家布局。


在国内,北京中关村领先一步“嗅到”了世界经济产业转移和发展高科技的契机,试图打造“中国硅谷”,出台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文件。


作为中国的两大龙头城市,也有互相竞争和暗中较劲的关切。上海自然也不甘落后,决定抓住机遇,整合资源,实现赶超。这个责任就落在了相对年轻的张江身上。和浦东其他几个开发区陆家嘴、外高桥、金桥比起来,张江发展速度相对缓慢,拥有大量土地储备。不过当时张江已经引进了几家龙头企业,在生物医药领域崭露头角。


1999年8月,上海市委、市政府密集发布“聚焦张江”发展战略,举全市之力发展张江。随后,上海市现代生物与医药产业办公室成立,简称“生药办”。这个办公室几经变迁,现在仍由上海市主要领导担任负责人。在发展生物医药产业方面,如果说上海市和国内其他城市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上海技术官僚群体具有专业化优势,产业政策一直具有连续性、稳定性。反观其他城市,倒是走了不少弯路。


不仅仅有态度和雄心,上海市政府还强势介入。轨道交通直接修到园区中心。将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复旦大学药学院、上海中医药大学、上药集团研究院、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等悉数迁入张江。这是对标美国硅谷的结果。


行政手段的有效行使促成了生物医药相关产业和人群在张江快速聚集。这条经验不一定放到哪里都好使,上海区位优势得天独厚,上海财政力量国内领先,上海的东海之滨也只有一个浦东。仅凭张江集团或者张江高科企业的力量,难以胜任引进国家级机构或者高校搬迁的重任。


2000年之后,中国市场对于跨国药企越来越重要。在原来生产基地基础上,罗氏制药又率先在张江建立了研发中心,随后辉瑞、阿斯利康、GSK等也纷纷加入这一行列。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研发中心和生产车间不同,里面云集的是科学家而不是流水线工人。后来张江的发展证明,研发人才的集聚和外溢是张江收获的最大红利。


企业家在张江创业成功,离不开政府的全力支持和推动。


融资难几乎是所有中小企业起步阶段的“通病”。上海市政府在浦东成立了中国最早一批孵化器帮助小微企业发展。凭借对创业者“痛点”的把握和孵化器的服务体系,上海逐步形成了“孵化+创业投资”的投资发展模式。


为创业者提供全套办公设施,即使“空手”而来,也可以在张江立即投入创业。上海整合政府扶持、产业联盟、公共技术平台及专家顾问等公共资源,为企业提供包括发展空间、投融资、公关、会计、法律服务、公共行政在内的一系列专业服务,陪伴企业最终走向成功。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外企对CRO公司的市场需求及成功榜样的力量带动了一大批CRO公司在张江开枝散叶,一批不安于现状的人从外资研发中心出来自主创业。CRO公司逐渐熟悉了国际新药研发环节,积累了项目开发经验。从CRO公司出来的人陆续在张江创办了100多家科技创新型企业,成为张江园区最早一批国产新药创业者,刺激了生物医药整个生态体系的构建。张江的新药研发史由此发端。


睿智化学就是脱胎于外企研发中心在张江创办CRO公司的典型代表。2003年,睿智化学开始只给美国药企巨头礼来公司做简单的化合物合成业务外包服务。后来随着业务扩大,睿智化学开始提供药物制剂、动物实验、药物代谢等生物类服务,大客户订单高达上千万美元。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原罗氏制药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家陈力创办了华领医药,原辉瑞研发副总裁谭凌实创办了缔脉医药,原赛诺菲中国研发中心总裁王劲松创办了和铂医药,原GSK高级副总裁和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臧敬五创办了天境生物,原赛诺菲亚太研发中心总裁江宁军创办了基石药业等等。


“聚焦张江”最初是因为对标北京中关村而起,在发展过程中张江逐渐放弃了和中关村在产值方面的比拼,关注创新产业集群打造,形成了差异化竞争优势,逐渐缩小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差距。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在大约10年时间里,“聚焦张江”完成了从1到10的爆发。2008年,张江生物医药产业营业收入接近110亿元,已经是2005年的2倍多。这个业绩增长得益于大批CRO公司发育成熟,在张江形成规模效应,为张江园区发展壮大注入内生动力。截至2008年末,张江生物医药领域相关机构超过400家,形成新药产品229个,新药证书超过 50个,张江生物医药协同创新网络已经基本形成。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在这个阶段,上海做对了什么?


1、 发布“聚焦张江”战略,建设地铁等基础设施,迁移高校和研究机构入驻,实现张江园区产业和人才快速集聚。


2、 抓住生物医药产业国际转移、研发中心向亚洲国家扩散的关键时期,政府主导优先发展。


3、 建设孵化器和投融资体系,营造良好产业生态。由于投资体系的激励和支撑,人才开始从外资研发公司外溢创办一批CRO企业,继而形成自主创新萌芽。


4、 政策方面,支持大型企业和创业企业(CRO公司为主)同时发力。


5、 本土CRO企业的诞生在客观上使得张江生物科技产业链更为齐备,为生物医药产业的进一步爆发打下了良好基础。


03

从10到100“爆发”:从量变到质变


本土CRO公司经过前些年的积累,已经逐渐具备创新研发的基础。中国市场快速增长,也使得生物医药产业充满巨大商机。在国外的华裔科学家们认识到张江充满“机会”,开始更多的归国创业。


时任张江集团的领导也敏锐的认识到,生物医药企业已经从“量产”开始冒出研发创新的小火苗。如何让小火苗形成燎原之势?张江向硅谷取经,2009年引进新药研发创新孵化模式VIC,即由政府引导资金主导为中小企业研发新药搭建管道,输送血液。


生物医药领域的创新研发活动多数是由充满活力的中小企业完成的。但是新药研发投入巨大,对于许多中小企业来说,仅凭一己之力完成新药研发的全过程、最终走向产业化,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战略这个重要推手。


由于具有较高性价比,仿制药在很长时间内曾是中国医药工业的现实选择。但是别人嚼过的馍不香,仿制药并不高端,行业壁垒低,容易陷入同质化竞争泥潭,对于提升国家产业竞争力助力有限。


VIC(VC+IPC+CRO),指的是风险投资+知识产权+研发外包。生物医药企业可以通过自主研发、授权引进、合作开发的方式获得核心知识产权,拥有核心知识产权的生物医药企业(IPC)把自己研发的新药推荐到张江新药孵化平台,获平台专家评审通过后,可以得到政府引导资金和风险投资(VC)的资金注入,可以委托CRO公司进行合作开发。最终进入产业化的新药,中小企业仍然拥有所有权,并且能够获取最大利润。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张江采用VIC模式孵化出的第一个新药是“抗癌新药CM082”。该项目由卡南吉公司引进,张江科投以风险投资方式为临床前研究提供主要资金,桑迪亚医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和上海国家食品药物安全评价中心等提供研发外包服务。


在VIC模式下,中小企业不再孤军作战,产业化链条被打通,中小企业成为下一个“辉瑞”和“诺华”的梦想不再是水中月、镜中花。复星凯特首席执行官王立群博士自从2007年回国后就一直在张江工作,他由衷的说“这里非常适合做药”。


2010年大概是中国医药产业的一个分水岭。贝达药业的埃克替尼作为中国最早的国产创新药获批上市。此前中国医药产业基本处于仿制药时代,顶多是“模仿式创新”。


不过,VIC模式也存在现实难题。尽管上海的投资基金很多,但是关注早期投资的基金很少。市场化基金严重缺位,成了张江新药研发的最大桎梏。张江只能一路摸索着前进。


2015年,上海决心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张江是核心承载区。张江对标硅谷十多年,努力的结果其实只是“形似”。硅谷经验的实质是创新精神加上国家资本共同发力。上海认识到必须加大政府端投资,解决VIC模式发展的痛点和短板。由此,张江新药研发的局面开始发生质变。


2020年,上海生物医药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正式启航,总目标规模500亿元。结合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源,重点投向生物医药、创新化药、医疗器械及诊断、研发外包及服务产业链、医疗健康等领域。


现在国家每3个重大新药就有1个出自张江。张江在抗体类药物、基因工程药物、小分子化学药、微创介入治疗器械、快速诊断试剂等细分领域形成竞争优势。张江药谷逐渐发展成为全国领先、全球瞩目的生物技术和医药产业创新集群。


在谋划新一轮转型中,“研发看张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最近这10年中,张江生物医药营业收入从2011年235亿元一下飞跃到2020年849亿元。上一个10年实现了100亿增长,这一个10年则实现了600亿增长。在这600亿增长中,主要来自企业创新研发新药的增长。张江从一个研发代工的基地开始变为一个真正研发新药的高科技园区。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在这个阶段,上海做对了什么?


1、 吸取国际先进经验引入VIC模式,启动新药孵化平台。帮助中小企业投入创新研发,促进企业发展壮大。


2、 上海加大政策性资金投入,市、区两级政府均对生物医药行业提供研发费用补贴和政策性激励,基本涵盖生物医药企业生产经营、研发创新、设备改造、产品推广等不同发展阶段。


3、 促进生物医药产业集群进一步集聚,生物医药产业形成相对完整体系。张江在抗体类药物、基因工程药物、小分子化学药、微创介入治疗器械、快速诊断试剂等细分领域形成竞争优势。


4、 投融资体系形成梯度分布,针对企业不同发展阶段提供孵化器、风险投资、上市融资、政府引导资金、股权投资基金等不同投融资形式,加快培育创新能力突出、竞争能力强、成长潜力大的优质企业。


04

下一个十年:转型之痛


尽管最近几年张江生物医药产业增速惊人,但是和美国加州的生物医药出口额比起来,张江的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张江已经是中国生物医药企业高地的代表,但是依然缺乏国际竞争力。


同时,上海在中国的市场地位正受到挑战。因为上海市运营成本高企,土地越来越贵,有一部分生产制造型企业已经外迁到周边苏州、南京等城市。张江面临着创新成果屡创新高和产业地位逐步下滑的矛盾。多年来批准的新药数量在全国名列前茅,但是生产批件却少得可怜。在生物医药工业总产值方面,上海如今已经被苏州超越。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上海产生了危机感,开始行动起来。今年5月21日,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发展改革委主任华源向媒体高调宣讲“张江研发+上海制造”。上海将为张江研发成果落地精准匹配政策、空间、服务等各类资源。充分利用本市高端制造能力承接市内外产业化需求,同时给与资金支持。确保“好项目不缺土地,好产业不缺空间”。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在主流经济学教科书里面,政府和市场一向分工明确,政府负责提供公共物品,市场主导资源配置。其实现实世界并非泾渭分明。政府与各类市场主体环环相扣,利益深度交融。


现在,张江已经又进入了一个发展的关键10年。上海还有哪些地方没有做到位?


第一,上海医药工业缺乏新的发展动力。中小企业发育缺乏足够激励。


由于近年来上海奉行“招大引强”的招商思路,在张江聚集了很多巨型企业。尤其是外资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是上海医药工业的主力军,本土医药工业发展相对滞后。当前“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政策红利正在逐步消失,外资在中国医药工业中的占比正在逐年下降,张江以后发展主要依靠谁?


发展中小企业是一个重要选项。在医药工业企业数量方面,上海始终位于全国前列,中小型企业数量占比超过80%。由于上海产业政策长期以来倾向于扶持大型企业,导致一些创新型小企业“花落别人家”。扶持中小企业成长,提供足够激励使其扩大创新优势,培育出更多“独角兽”和“隐形冠军”,在大企业和小企业“两头沉”的格局中培育集聚更多具有潜力和发展前景的中型企业,是上海生物医药工业发展面临的一个重要选项。


第二,协同效应不充分。需要进一步打破企业孤岛局面。


张江已经集聚了很多生物医药研发机构、企业、服务机构等很多产业参与者,但是依然缺乏有效的协同创新平台。在空间上虽然集聚了,但是很多机构依然停留在闷头各干各的事的“孤岛”中。在公共产品供给方面,上海还需要进一步加大投入,打通企业服务平台,使市场上的不同主体可以合作共享、协同发展。


韩国大德科学城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大德科学城也是政府主导的发展模式,其成功经验主要在于围绕企业主体,企业、大学、研究机构既有分工又有协作。企业除独立研发外,还与政府研究机构联手攻关,委托大学开展项目研究等多种方式共同合作开发。


第三,在新药研发创新方面裹足不前。


由于受到园区载体和发展空间的限制,张江对入园企业比较“挑剔”,导致最具创新精神的小企业流失严重,客观上成就了周边城市在生物医药行业的崛起。


目前张江多数企业仍然作为单一主体进行封闭式开发。研发过程中的所有风险主要由企业独自承担。由于研发风险集中,研发周期长,严重抑制了企业投资创新积极性。


即使在国内横向看,上海在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活跃度也明显低于北京。2015-2019年,20家主要创投机构在生物医药领域投资项目数量如下图。北京较上海明显领先。

方升研究 | 上海生物医药产业炼成记

有句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想站上世界级生物医药产业高地,上海必须加强相关制度建设和进一步加大资金投入。


VIC模式的精髓在于“鼓励创新”,这个发展模式源自美国,是国家力量和市场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不乏像吉利德(Gilead)这样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发展成为创新药巨头的成功案例。VIC模式在张江落地时间并不长。上海需要“学其形得其神”,进一步创造鼓励创新的良好生态环境,加强多方协调和商务运作。


对标世界级优秀园区,张江依然在路上。


相关推荐

上海一男子自挂高架桥下 身穿“冤”字背心 上海一男子自挂高架桥下

现场现场  法晚深度即时(稿件统筹 朱顺忠 实习生 尚妍)今日,法晚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官方微博获悉,今日9时40分许,静安公安分局接110报警称:在共和新路、中山北路路口

北京今起十条大街禁行电动自行车 警方先期劝离 北京今起十条大街禁行电动

  今天上午,东单路口由北向南横穿长安街的电动自行车骑车人在非机动车道等待放行。甘南摄  今天早晨,长安街的非机动车道上,不见了高速穿行的电动车,也没有一路疾驰的电动三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