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19岁少女在广东佛山花海自拍 不幸被火车撞亡

北京西直门一小区发生燃气爆燃 因燃气管被挖断

习近平创建首个创新战略伙伴关系

四川省委常委李昌平转任国家民委副主任

江西一老桥下现女童尸体 初步判断已死亡一周

广东落马官员劝哥哥适可而止遭反讽:管好你老婆

鹿晗粉丝通宵排队跟偶像扶过的邮筒合影,素质棒棒哒!

沈阳市民一算吓一跳:1年光周末遛娃就花上万

“第二届全国手机媒体看江西”启动

近一年合肥5干部意外身故 高曙东坠楼案排除他杀

生死” 这种创新疗法为攻克胶质母细胞瘤带来了什么?

来源: | 2019-11-09 00:21:32 | 人气:

导读:“5年后的今天,他们中将只剩下3名幸存者。”在谈到不久前刚刚接触过的100名胶质母细胞瘤(GBM)新患者时,Howard Fine博士语气很低沉,也透着几许无奈。从医30年来,Howard Fine博士曾

“5年后的今天,他们中将只剩下3名幸存者。”在谈到不久前刚刚接触过的100名胶质母细胞瘤(GBM)新患者时,Howard Fine博士语气很低沉,也透着几许无奈。从医30年来,Howard Fine博士曾治疗过不下两万名GBM患者,不过,最终的结果却很扎心——“你现在很难再看到这些人了,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死了。” 



“5年后的今天,他们中将只剩下3名幸存者。”在谈到不久前刚刚接触过的100名胶质母细胞瘤(GBM)新患者时,Howard Fine博士语气很低沉,也透着几许无奈。作为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ine)的一名肿瘤学家,从医30年来,Howard Fine博士曾治疗过不下两万名GBM患者,不过,最终的结果却很扎心——“你现在很难再看到这些人了,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死了。” 


Howard Fine博士所经历的,正是GBM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写照。神经胶质瘤是最常见的恶性原发性脑瘤,占所有原发性脑瘤的近四分之一,占所有恶性肿瘤的四分之三;而GBM又是最常见、最具侵袭性的胶质瘤类型,占所有胶质瘤的一半以上,仅在美国,每年就有约1.2万个新发病例。GBM是一个“致命杀手”,一旦被确诊,留给患者的时间平均只剩下15个月左右。 


GBM如此冷酷无情,自然惹得天怒人怨、人人喊打,不过,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却是:在与它的交锋中,医学界推出的各种手段胜绩寥寥,一种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感觉油然而生。面对GBM的嚣张气焰,专注于开发创新癌症疗法的DelMar Pharmaceuticals公司“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开发出了一种对抗GBM的有力武器——VAL-083。接下来,DelMar Pharmaceutical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aiid Zarrabian先生将为我们讲述VAL-083的“精彩人生”。 




 



▲DelMar Pharmaceutical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aiid Zarrabian先生(图片来源:DelMar Pharmaceuticals官网) 


标准治疗之“殇” 


得了GBM,现在是怎么治疗的?2015年版《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推荐的治疗方案是:手术联合术后替莫唑胺(temozolomide,TMZ)同步放化疗及TMZ辅助化疗。毫无疑问,手术切除至今仍是应对GBM的重要手段,不过,仅凭一把手术刀,显然无法杀死每一个癌细胞。“GBM很难对付,在生长高峰时,它们每天以1.5%的速度高速增长,而且在大脑里四处流窜,” Saiid Zarrabian先生说:“GBM会侵入大脑中的微毛细血管,再加上其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使得我们投鼠忌器,手术切除非常困难。” 


此外,面对GBM,已有的放、化疗手段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表现亦乏善可陈。即便是近来火热的肿瘤免疫疗法,由于GBM是典型的“冷肿瘤”(cold tumor),免疫细胞难以浸润,抗肿瘤免疫反应相当有限。事实上,几乎所有GBM患者在接受了一线治疗后均会复发,这些患者的1年生存率约为25%,平均5年存活率则不到3%。 


面对不利的局面,研究人员并未放弃寻找和开发GBM新候选药物的努力,遗憾的是,其中绝大多数都在临床试验中折戟沉沙。尽管涉及的原因很多,但有一个重要因素不得不提,这便是血脑屏障(blood–brain barrier)的存在。 


大脑的构造极为复杂与精妙,拥有血脑屏障这样的自我防御系统,允许必要的营养物质进入,同时限制其他物质的进入。对于很多药物而言,因为无法穿越这道屏障,它们没办法修复受损或病变的大脑。因此,想要对付GBM,能否顺利穿越血脑屏障是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而VAL-083解决了这个问题。 


VAL-083的前世今生 


说起VAL-083,其实它最初是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开发的,并在那里开展了40余项1期和2期试验,涵盖多项适应症(如卵巢癌、非小细胞肺癌、GBM),不过,相对而言,对于GBM的研究比较成熟,所以也成为DelMar Pharmaceuticals关注的焦点。 


VAL-083是一种靶向DNA的小分子药物,其设计颇为巧妙——通过引起鸟嘌呤N7位置的DNA交联,导致DNA双链断裂和癌细胞死亡。Saiid Zarrabian先生表示:“VAL-083能够轻易穿越血脑屏障,并在脑肿瘤组织中积累。凭借独特的双功能DNA交联细胞毒性机制,VAL-083不受O 6 -甲基鸟嘌呤-DNA甲基转移酶(MGMT)DNA修复途径的影响——作为一种关键性DNA修复蛋白, MGMT极大地限制了替莫唑胺治疗GBM的效果。” 




 



▲VAL-083的作用机制(图片来源:DelMar Pharmaceuticals官网) 


MGMT是GBM重要的预后因子和疗效预测因子,按照MGMT启动子是否存在甲基化,可将其分为MGMT启动子未甲基化和MGMT启动子甲基化两种类型。临床研究结果表明,对于MGMT启动子未甲基化的GBM患者而言,替莫唑胺治疗的临床益处非常有限,而VAL-083则展示出了不俗的治疗潜力。Saiid Zarrabian先生认为,VAL-083有望与放疗相结合,在患者完成放疗后作为一种“维持”手段,或者在患者接受过替莫唑胺治疗后,作为一种“补救”手段。 


2017年12月,美国FDA授予VAL-083用于治疗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rGBM)快速通道资格。Saiid Zarrabian表示,DelMar Pharmaceuticals计划用一年左右时间完成现阶段的2期试验,3期注册研究有望在2021年开始启动,最早将于2023年上市。 




 



▲VAL-083的研发管线(图片来源:DelMar Pharmaceuticals官网) 


启示录 


在Saiid Zarrabian先生看来,目前围绕GBM而展开的创新疗法大多表现不佳,也让不少大型药企把目光投向他处。严峻形势下,VAL-083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为满足GBM患者的未竟医疗需求带来了新的希望。那么,VAL-083的开发之路带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Saiid Zarrabian先生提出了三个或许值得借鉴之处: 


正确的研究设计、正确的疗效终点以及恰当的患者群体 


患者非常重要——临床研究涉及广泛的药代动力学(PK)分析,想要优化药物疗效,患者不可或缺 


优秀的合作伙伴 


Saiid Zarrabian先生强调,和药明康德子公司合全药业、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中山大学癌症中心等一系列合作伙伴的握手,让DelMar Pharmaceuticals一路上披荆斩棘,在药物开发中不断取得新的突破。 


尾声 


漆黑的夜色中,即便只有微弱的萤光,也会带给人些许暖意。尽管通往GBM终点的道路充满了艰难险阻,但VAL-083以及它的同伴们却犹如一座座希望的灯塔,赋予人类前进的力量。 


参考资料: 


[1] DelMar Developing Drug to Cross the Blood Brain Barrier to Treat Deadly Glioblastoma Disease. Retrieved October 22, 2019, from https://wxpress.wuxiapptec.com/delmar-developing-drug-to-cross-the-blood-brain-barrier-to-treat-deadly-glioblastoma-disease/ 


[2] Brain organoids get cancer, too, opening a new frontier in personalized medicine. Retrieved December 1,2017, from https://www.statnews.com/2017/12/01/brain-organoids-glioblastoma/ 


[3]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2015版) 


 


▽关注【药明康德】微信公众号 




 





“5年后的今天,他们中将只剩下3名幸存者。”在谈到不久前刚刚接触过的100名胶质母细胞瘤(GBM)新患者时,Howard Fine博士语气很低沉,也透着几许无奈。作为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rnell Medicine)的一名肿瘤学家,从医30年来,Howard Fine博士曾治疗过不下两万名GBM患者,不过,最终的结果却很扎心——“你现在很难再看到这些人了,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死了。” 


Howard Fine博士所经历的,正是GBM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写照。神经胶质瘤是最常见的恶性原发性脑瘤,占所有原发性脑瘤的近四分之一,占所有恶性肿瘤的四分之三;而GBM又是最常见、最具侵袭性的胶质瘤类型,占所有胶质瘤的一半以上,仅在美国,每年就有约1.2万个新发病例。GBM是一个“致命杀手”,一旦被确诊,留给患者的时间平均只剩下15个月左右。 


GBM如此冷酷无情,自然惹得天怒人怨、人人喊打,不过,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却是:在与它的交锋中,医学界推出的各种手段胜绩寥寥,一种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感觉油然而生。面对GBM的嚣张气焰,专注于开发创新癌症疗法的DelMar Pharmaceuticals公司“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开发出了一种对抗GBM的有力武器——VAL-083。接下来,DelMar Pharmaceutical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aiid Zarrabian先生将为我们讲述VAL-083的“精彩人生”。 




 



▲DelMar Pharmaceutical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aiid Zarrabian先生(图片来源:DelMar Pharmaceuticals官网) 


标准治疗之“殇” 


得了GBM,现在是怎么治疗的?2015年版《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推荐的治疗方案是:手术联合术后替莫唑胺(temozolomide,TMZ)同步放化疗及TMZ辅助化疗。毫无疑问,手术切除至今仍是应对GBM的重要手段,不过,仅凭一把手术刀,显然无法杀死每一个癌细胞。“GBM很难对付,在生长高峰时,它们每天以1.5%的速度高速增长,而且在大脑里四处流窜,” Saiid Zarrabian先生说:“GBM会侵入大脑中的微毛细血管,再加上其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使得我们投鼠忌器,手术切除非常困难。” 


此外,面对GBM,已有的放、化疗手段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表现亦乏善可陈。即便是近来火热的肿瘤免疫疗法,由于GBM是典型的“冷肿瘤”(cold tumor),免疫细胞难以浸润,抗肿瘤免疫反应相当有限。事实上,几乎所有GBM患者在接受了一线治疗后均会复发,这些患者的1年生存率约为25%,平均5年存活率则不到3%。 


面对不利的局面,研究人员并未放弃寻找和开发GBM新候选药物的努力,遗憾的是,其中绝大多数都在临床试验中折戟沉沙。尽管涉及的原因很多,但有一个重要因素不得不提,这便是血脑屏障(blood–brain barrier)的存在。 


大脑的构造极为复杂与精妙,拥有血脑屏障这样的自我防御系统,允许必要的营养物质进入,同时限制其他物质的进入。对于很多药物而言,因为无法穿越这道屏障,它们没办法修复受损或病变的大脑。因此,想要对付GBM,能否顺利穿越血脑屏障是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而VAL-083解决了这个问题。 


VAL-083的前世今生 


说起VAL-083,其实它最初是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开发的,并在那里开展了40余项1期和2期试验,涵盖多项适应症(如卵巢癌、非小细胞肺癌、GBM),不过,相对而言,对于GBM的研究比较成熟,所以也成为DelMar Pharmaceuticals关注的焦点。 


VAL-083是一种靶向DNA的小分子药物,其设计颇为巧妙——通过引起鸟嘌呤N7位置的DNA交联,导致DNA双链断裂和癌细胞死亡。Saiid Zarrabian先生表示:“VAL-083能够轻易穿越血脑屏障,并在脑肿瘤组织中积累。凭借独特的双功能DNA交联细胞毒性机制,VAL-083不受O 6 -甲基鸟嘌呤-DNA甲基转移酶(MGMT)DNA修复途径的影响——作为一种关键性DNA修复蛋白, MGMT极大地限制了替莫唑胺治疗GBM的效果。” 




 



▲VAL-083的作用机制(图片来源:DelMar Pharmaceuticals官网) 


MGMT是GBM重要的预后因子和疗效预测因子,按照MGMT启动子是否存在甲基化,可将其分为MGMT启动子未甲基化和MGMT启动子甲基化两种类型。临床研究结果表明,对于MGMT启动子未甲基化的GBM患者而言,替莫唑胺治疗的临床益处非常有限,而VAL-083则展示出了不俗的治疗潜力。Saiid Zarrabian先生认为,VAL-083有望与放疗相结合,在患者完成放疗后作为一种“维持”手段,或者在患者接受过替莫唑胺治疗后,作为一种“补救”手段。 


2017年12月,美国FDA授予VAL-083用于治疗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rGBM)快速通道资格。Saiid Zarrabian表示,DelMar Pharmaceuticals计划用一年左右时间完成现阶段的2期试验,3期注册研究有望在2021年开始启动,最早将于2023年上市。 




 



▲VAL-083的研发管线(图片来源:DelMar Pharmaceuticals官网) 


启示录 


在Saiid Zarrabian先生看来,目前围绕GBM而展开的创新疗法大多表现不佳,也让不少大型药企把目光投向他处。严峻形势下,VAL-083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为满足GBM患者的未竟医疗需求带来了新的希望。那么,VAL-083的开发之路带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Saiid Zarrabian先生提出了三个或许值得借鉴之处: 


正确的研究设计、正确的疗效终点以及恰当的患者群体 


患者非常重要——临床研究涉及广泛的药代动力学(PK)分析,想要优化药物疗效,患者不可或缺 


优秀的合作伙伴 


Saiid Zarrabian先生强调,和药明康德子公司合全药业、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中山大学癌症中心等一系列合作伙伴的握手,让DelMar Pharmaceuticals一路上披荆斩棘,在药物开发中不断取得新的突破。 


尾声 


漆黑的夜色中,即便只有微弱的萤光,也会带给人些许暖意。尽管通往GBM终点的道路充满了艰难险阻,但VAL-083以及它的同伴们却犹如一座座希望的灯塔,赋予人类前进的力量。 


参考资料: 


[1] DelMar Developing Drug to Cross the Blood Brain Barrier to Treat Deadly Glioblastoma Disease. Retrieved October 22, 2019, from https://wxpress.wuxiapptec.com/delmar-developing-drug-to-cross-the-blood-brain-barrier-to-treat-deadly-glioblastoma-disease/ 


[2] Brain organoids get cancer, too, opening a new frontier in personalized medicine. Retrieved December 1,2017, from https://www.statnews.com/2017/12/01/brain-organoids-glioblastoma/ 


[3]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2015版) 


 


▽关注【药明康德】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上海一男子自挂高架桥下 身穿“冤”字背心 上海一男子自挂高架桥下

现场现场  法晚深度即时(稿件统筹 朱顺忠 实习生 尚妍)今日,法晚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官方微博获悉,今日9时40分许,静安公安分局接110报警称:在共和新路、中山北路路口

北京今起十条大街禁行电动自行车 警方先期劝离 北京今起十条大街禁行电动

  今天上午,东单路口由北向南横穿长安街的电动自行车骑车人在非机动车道等待放行。甘南摄  今天早晨,长安街的非机动车道上,不见了高速穿行的电动车,也没有一路疾驰的电动三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